TOP
 >> 展览
 >> 法隆寺宝物馆

法隆寺宝物馆

Image of "法隆寺宝物馆"

法隆寺宝物馆收藏、展示着明治11年(1878)由奈良的法隆寺进献给皇室,又于战后移交给国家的300多件宝物。这些文物作为古代美术的一大收藏,与正仓院宝物并称双璧,享有盛誉。不过正仓院宝物主要为八世纪的作品,而法隆寺含有大量比其还要早一个世纪的七世纪宝物,这是其一大特色。

餐厅


1楼 灌顶幡 金铜佛、背光、锤鍱像 伎乐面

 Image of "灌顶幡" 
第1展室  2021年4月13日(周二) ~ 2022年4月17日(周日)

“灌顶幡”是法隆寺进献宝物中的代表性名品,也即天平十九年(747)的《法隆寺伽蓝缘起并流记资财帐》中所记载的“金泥铜灌顶一具”,今日的“灌顶幡”之名称即由此而来。本展室同时展出法隆寺进献宝物中的另一件金属制幡——“金铜小幡”。

 Image of " 金铜佛 锤鍱佛像" 
第2展室  2021年4月13日(周二) ~ 2022年4月17日(周日)

金铜佛,是指表面鎏金的铜铸或青铜铸佛像。法隆寺进献宝物中的金铜佛皆为30-40cm左右高的小型像,据推测大都是作为贵族的个人礼拜之用。制作年代多为七世纪,其中包括从朝鲜半岛传来的作品,形态各异,千姿百态。

背光,是佛像背后象征佛身所发光芒的部件。法隆寺进献宝物中的背光大多已从金铜佛上取下,分开展览。背光的制作年代也多为七世纪,其中也包括朝鲜半岛三国时代(六至七世纪)的作品。

锤鍱像,是将薄铜片铺在佛像模型上锤打而成的佛像,使用一个模型即可大量制作。在日本,锤鍱像流行于七世纪下半叶至八世纪初期,大多贴在佛殿内壁或放在佛龛中礼拜。法隆寺进献宝物中的锤鍱像表面都曾鎏金。

 Image of "伎乐面具" 
第3展室  2021年4月13日(周二) ~ 2022年4月17日(周日)

伎乐是一种佩戴大型面具,伴随音乐在野外列队游行,并交织着短剧表演的佛教仪式。据传于七世纪上半叶从朝鲜半岛的百济传来日本,七至八世纪在日本曾盛行一时,之后逐渐衰落,终至于废绝。法隆寺进献宝物中的伎乐面具包括三种,分别是19个樟木制作的面具、9个桐木制作的面具,以及3个干漆夹纻制的面具。樟木面具的制作年代被认为是七世纪后半期到八世纪初期之间,其余两种则被认为是八世纪制作。
出于文物保护的需要,本展室仅限星期五、星期六开放。

2楼 木器、漆器工艺 金属工艺 绘画、书法、染织

 Image of "木工、漆器―香木、计量器" 
第4展室  2021年7月20日(周二) ~ 2021年10月10日(周日)

法隆寺宝物中的木工、漆器包含有佛具、日用器具、乐器、文具、计量器、武器与武具等多个领域的作品,其制作时期横跨飞鸟时代(593-710)至江户时代(1603-1868)。其中,法隆寺高僧——行信僧都所献纳的竹橱子、表面贴有沉香薄片的木纹精美的木绘经箱等,都作为奈良时代(710-794)的精品而闻名遐迩。另外,墨书铭中明确记载其制作于唐代开元十二年(724)中国四川省的七弦琴、近年研究发现其交易中曾有古代波斯人参与的香木等,也都具有重要意义。这些作品不仅使我们了解到日本古代的美术工艺,更使我们能一窥古代东亚文化交流的真实样态。

作品解说(PDF)

 Image of "金工" 
第5展室  2021年4月13日(周二) ~ 2022年4月17日(周日)

法隆寺宝物中的金属工艺品主要为佛具,从用途上可分为供养具、僧具、密教法具、梵音具等。其制作时期横跨飞鸟至江户时代,但以奈良时代为主。既包括中国和朝鲜半岛传来的作品,也含有众多在日本制作的作品。其中,“龙首水瓶”反映出古代波斯与唐代中国间的密切交流;“鹊尾带柄香炉”堪称日本最古老的柄香炉;“海矶镜”为奈良时代天平八年(736年)光明皇后供奉给法隆寺之物;此外还有相传圣德太子撰写《法华义疏》时所曾使用的墨台、水滴、匙等。这些都是法隆寺进献宝物中金属工艺的代表性名品。

 Image of "染织—广东平绢幡与幡足残片" 
第6展室  2021年8月24日(周二) ~ 2021年9月20日(周一)

法隆寺宝物中的染织品以包含大量早于正仓院宝物的飞鸟至奈良时代前期作品而著称,其种类包括作为佛事庄严具的“幡”、作为僧衣的百衲衣和袈裟、作为铺垫物的“褥”等。尤其“幡”形式多样,不仅有大型的广东绫大幡、题有文字的幡,还有其他许多用途不明的残片。按织造技法分,有织锦、缂丝、将经线段染后再行织造的“广东裂”、绫、罗、平绢等;按印染技法分,则有被称为“三缬”的绞缬、蜡缬、夹缬等作品。除此以外,还有刺绣、编织带、毛毡等多种技法的染织品。

作品解说(PDF)

前往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