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主馆(日本文物)

主馆(日本文物)

主馆(日本文物)二楼是从绳文到江户时代,沿时代顺序展示“日本美术陈列”。追寻由国宝和重要文化财等名品演绎的“实物”美术史。一楼是由可饱览雕刻、陶瓷、刀剑等按门类区分作品的类别展览和企划展览构成。

 

 


2楼 日本美术陈列

  
日本美术的黎明期  绳文·弥生·古坟时代
1展室

日本列岛据说在三万年以前已经开始有人类生活,之后大约在一万年前进入了绳文时代。以狩猎・采集为生活基础,这一时代的土器(粗陶)称为绳文土器,装饰有以绳子压印的花纹等各式纹样。特别是在中期,施以华丽装饰的土器发展成熟。此外具有优美造型的土偶・土制品、装饰品、漆器等也出现于这一时代。
公元前五世纪进入弥生时代,从大陆传来稻耕文化并开始使用金属器具。弥生土器富有简洁素朴的美感。另外,这一时代金属器具的代表铜铎描绘有独特的纹饰和原始的绘画。
三至七世纪的古坟时代,从大陆传入先进的文化,各种技术日趋发达。土师器・须惠器・埴轮具有陶器的造型美,铜镜・装饰品・武器・武具・马具显示出金属工艺和玻璃工艺的真髓。此外,古坟中的壁画也反映出当时优秀的绘画技法。

图片:火焰形土器  

  
佛教的兴隆 飞鸟·奈良时代
1展室

六世纪中叶,由百济传至日本的佛教最终也被朝廷所接受,建寺・造佛逐渐流行。577年以后,与佛教寺院和美术相关的各类能工巧匠由百济渡来日本。日本的文化在佛教受容的同时有了飞跃的进步。奈良时代,东大寺的大佛铸造作为国家的事业而实施。
此处展示佛教传来不久之后的飞鸟时代至奈良时代的佛像和经典、舍利容器、供养之用的佛具,以及寺院建造之时祈愿佛教兴盛而埋于地下的镇坛具等古代佛教美术品。

图片:国宝 兴福寺镇坛器物 瑞花双凤八花镜  

  
国宝室
2展室

此展室是为能够在宽敞的空间里静心欣赏绘画・书法的名品而设置的。从东京国立博物馆所藏,或是寄存在此的国宝中定期选出一件作品展示。
国宝为国家认定的重要文化财当中,并且作为「从世界文化发展的角度看具有高度价值的作品」而精选出的。制作尤为精美,在文化史上能够代表反映各个时代特徴的日本国民的瑰宝。

图片:国宝 松林图屏风  

  
佛教美术 平安~室町时代
3展室

平安时代,与奈良时代相比佛教进一步融入日本文化之中。九世纪初期,从中国请来天台宗和密教,佛教美术的内容也更加丰富多彩。特别是平安时代以宫廷贵族为中心的佛教美术达到了鼎盛时期,创作出众多佛教美术史上的名品。镰仓时代,称为新佛教的面向民众布教的宗派,以及以武家为中心受容的禅宗盛行,继而由贵族播及至武家、民众的佛教需要阶层逐渐扩大。并出现了佛为本地、日本古来众神为垂迹的“垂迹思想”,佛教与神道两要素相融合的美术作品也相继诞生。
这里展示平安时代至室町时代的,仪式和法要中使用的佛具和堂内装饰用的庄严具、作为本尊的画像和雕刻,以及佛教经典类等墨迹。

图片:国宝 十六罗汉像(第五尊者)

  
宫廷的美术 平安~室町时代
3展室

平安时代初期的宫廷文化是效仿中国的文化,到平安中期,基于日本风格审美观的文化脱颖而出。其中和歌是宫廷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教养课程,『源氏物语』等作品也深受喜爱。这些作品是在华丽的纸张上书写的和式书法,或是以绘画形式表现的故事绘卷。并且创作了将故事、和歌融入匠意设计的工艺品。
此处展示宫廷贵族书法墨迹、和歌用纸・故事绘卷等文学作品以及作为日用器具的屏风和砚盒等,请欣赏平安至室町时代宫廷美术的世界。

图片:重要文化财 佐竹本三十六歌仙绘卷残简(壬生忠峯)  

  
禅与水墨画 镰仓~室町时代
3展室

镰仓时代禅宗被正式引入日本,与此同时从中国传来新的文化风潮,南宋至元代的美术,特别是水墨画尤受欢迎。水墨画通过墨色的浓淡效果表现光线明暗和远近感。日本的禅宗寺院中用于礼拜・欣赏的绘画也学习效仿中国水墨画的技法描绘。室町时代,水墨画超越出禅宗寺院的范围,融入日本。同时在书法领域,称为“墨迹”的禅僧笔迹,富有个性并充满气魄的作风营造出独特的世界。

图片:国宝 竹斋读书图  

  
茶之美术
4展室

起源于室町时代,安土桃山时代由千利休集大成的茶道,为日本代表的传统文化之一。挂轴和插花瓶、茶罐和茶碗、餐具等与茶道相关的道具中,既有漂洋过海从中国或朝鲜半岛引进的,也有自古传承而来的。有将日常使用的器具作为茶道具的,也有为之订做的。这些道具为主客在茶室所度过的时间而组合在一起并赋予新的意义与价值。请欣赏在茶道中所孕育出的美。

图片:重要文化财 直口水罐  

  
武士的装束 平安~江户时代
5展室・6展室

自平安时代末期(十二世纪)源平争乱至明治维新(1868)为止的约700年间是武士执掌政治政权的时代。武士在以公家文化为模范的同时,吸收佛教及庶民文化,创造出独自的质朴刚健的文化。
武士平时身着直垂(武士礼服)或小袖(窄袖便服),到江户时代则身着称为“裃”的上下身一套的礼服谒见城主。另外穿在铠甲之上的阵羽织的设计多体现武士的爱好。
在武士使用的器具当中最为看重的是刀剑,将太刀和腰刀、刀和胁指长短两把斜插于腰间。
刀剑的外套以及铠甲、马具是使用漆器工艺或金属工艺、绦带等工艺制作而成。这些武具在江户时代作为显示大名的历史和地位的道具而被珍视传承。

图片:重要文化财 樫鸟糸肩赤威铠甲  

  
屏风与袄绘 安土桃山~江户时代
7展室

日本的住宅是用被称为“袄”(隔扇)的木格糊纸拉门间隔房间,并且通过伸展自由的屏风分隔房间内部格局。因是可拆卸移动,作为建筑物的附属绘有装饰用的各式绘画,有表现充满季节感的装饰,也有作为举行仪式场所之用显示庄严气氛的效果。安土桃山时代的华丽作风以及江户时代的潇洒风格,均反映了不同时代的审美观。

图片:重要文化财 夏秋草图屏风  

  
生活用具 安土桃山~江户时代
8展室

安土桃山时代(1573-1603)与海外的交易频繁,国内的经济活动趋于活跃。在此之后的江户时代(1603-1868),近250余年持续和平没有发生战乱。在这两个时代里,武家和商工所支撑的日本文化更加趋于成熟。陶器、漆器以及金银器等各式各样的日常生活用具也随人们的喜好和用途而选择并使用。通过这里展示的富有季节感的各种作品,想象当时人们的生活景象。

图片:花草莳绘果子器  

  
书画的发展 安土桃山~江户时代
8展室

安土桃山时代,绘画强调武士的强健、豪华壮丽。江户时代,由狩野派确立了御用画师制度,其潇洒的风格成为江户幕府的正式绘画式样。另一方面,传统的土佐画派与富有装饰性的琳派、和以中国文人画为基础的南画、圆山派等写生画派的活跃,创作出各式具有个性的绘画。书法方面,安土桃山时代至江户时代初期创出新的书法风格,同时从中国引入的书法作为“唐样”而流行。武将、僧侣以及茶人等的书法均反映其个人的性格,丰富多彩。

图片:重要文化财 葡萄图  

  
能剧与歌舞伎
9展室

据说能剧完成于室町时代。从鬼神到生活于市井的女性角色均由男性扮演,因此促进了将人物感情和年龄细分表现的、能剧特有的假面具的发展。并因吸收了武家文化,能剧装束使用高级的织绣,精美华丽。进入江户时代,歌舞伎舞蹈深得民众喜爱继而发展成被称为“歌舞伎”的新艺种。衣装如“倾”文字所示,纹样的刺绣不拘一格色彩鲜艳。这间展室以能剧和歌舞伎为中心,展示舞乐和狂言等日本传统演艺中使用的面具和装束。

图片:唐织 红缥段松皮菱牡丹凤凰丸模样

  
浮世绘与衣装 江户时代
10展室

浮世绘
十七世纪中期,人们开始关心当代的风俗和流行,创作了以游乐的情景以及美人、时尚本身为主题面向庶民的绘画作品,称为“浮世绘”。浮世绘以花街柳巷和歌舞伎为题材而发展起来,除美人画和艺人画之外也描绘花鸟、风景画等。浮世绘作为版画大量生产,也有画师手绘的单一作品。版画最初为单色,后逐渐增添其他颜色。1765年创作出刷以彩色的“锦绘”,直至幕府末期,富有个性的浮世绘师深受庶民的喜爱。

图片:月中雁  

  
浮世绘与衣装 江户时代
10展室

衣装
现代和服的原型是小袖,到江户时代开始广为各阶层的人作为外罩穿着。特别是生活在城市对流行敏感的女性,参照现代称为时装杂志的雏形本穿着流行的样式。后随着江户幕府禁止小袖使用刺绣和整面扎染,以特殊的技法染成绘画般的友禅染受到好评。江户时代后期,因称为“粹”的审美观念而流行喜好素雅风格。请欣赏江户时代的流行时尚,以及梳子、笄、簪子等小道具。

图片:重要文化财 小袖 白绫地秋草模样  

2楼 企划展示

  
企划展览
特1展室・特2展室

实施每年惯例的“博物馆新年展”、“新认定国宝・重要文化财展”、“新收藏品展”、“亲子体验展”,以及设有主题的专集陈列的展室。

图片:重要文化财 兔道朝暾图  

  
根付(吊饰) 高圆宫藏品
高圆宫藏品展室

此处展览高圆宫殿下与宫妃殿下共同收集的现代根付(吊饰)作品。

图片:羽衣、枭、孵化的壁虎

1楼 类别展示

  
雕刻
11展室

七世纪至十九世纪初日本的雕刻几乎都是放置在寺院中的佛像和肖像雕刻。日本的佛像与朝鲜半岛和中国渊源颇深,是接受并消化外来的新式作风和技法,再融合为“和样”的重复。十一世纪至十二世纪,受外国的影响逐渐减弱,诞生了温和细腻的日本独特的作风。活跃于十三世纪的佛师运庆、快庆学习日本的古典,创作出写实风格的作品。其作品受同时代中国作品的影响较小。这间展室主要展出日本雕刻最为丰富的平安时代至镰仓时代的木雕塑像。

图片:重要文化财 菩萨立像  

  
漆器工艺
12展室

漆,有光泽、防水性好,并且是耐热、酸、碱的坚固的天然涂料。日本在公元前5000年左右已开始使用漆。其中在日本独自发展完成的有称为“莳绘”的漆艺装饰技法。莳绘,是表面以漆描绘图案,然后撒上金银细粉将纹样打磨研出的技法。始创于八世纪,十二世纪莳绘粉的制造方法得以确立,能够用莳绘表现细密的图案。十三世纪浮雕于器物表面的高莳绘技法等相继开发,莳绘技术的发展随时代而进步,不断涌出更为精致的表现技法。

图片:国宝 单轮莳绘螺钿盒子  

  
金属工艺
13展室

日本的金属工艺,从始于公元前三世纪的弥生时代延续至今历史悠久。从最初学习中国大陆和朝鲜半岛的技术及制品为开端,一直受大陆和半岛,近世以后受西洋影响的同时,在本国文化逐渐成熟当中消化吸收。在佛教和神道信仰的背景下积极制作,驱使极度精巧的技艺创作优美的造型和表现、加入四季景物和传统的几何图案的装饰、执著于细微部等为其特色。此处从众多金属工艺品中精选以宗教信仰道具、生活用具、装饰品为中心予以展示介绍。

图片:自在置物 龙  

  
刀剑
13展室

日本用铁锻造刀剑始于五世纪左右的古坟时代,这是受中国和朝鲜半岛影响制作没有弧度的直刀。一般称为“日本刀”的,刀身有弧度的太刀的制作是始于十一世纪初。其最早的刀工是京都的三条宗近和伯耆(鸟取县)的安纲。镰仓时代(十三~十四世纪),刀工几乎遍布全国,迎来了日本刀制作的全盛时期,各富地域独特的作风。京都的栗田口吉光、相模(神奈川县)镰仓的正宗、备前国福冈的一文字吉房和长船的光忠等都是为人所熟知的名工。
室町时代后期,取代刀刃向下挂于腰间的太刀,刀刃向上插于腰带间的刀成为主流。江户时代的刀,与之前的古刀相对称为新刀。这一时代,京都、大阪、各地城市中均住有刀工,制作出弧度较小、烧有华丽刃纹、作风崭新的刀剑。

图片:国宝 太刀 铭 安纲(名物 童子切安纲)  

  
陶瓷
13展室

日本的陶瓷源于中国和朝鲜半岛传来的技术和匠意的基础上,加以日本自身的生活样式和审美改造发展的。特别是安土桃山时代,在各地的窑中盛行制作匠意奔放自由的陶瓷器。江户时代初期依照从朝鲜半岛传来的技术,在九州肥前有田开始生产白瓷。因从伊万里港装船运出,故称伊万里烧,并远销欧洲。另一方面仁清、乾山等京都的陶工钻研国内外的古陶瓷,增添自身的创意,制作出富有个性的作品。

图片:重要文化财 色绘月梅图茶壶  

  
企划展览
14展室

以日本的雕刻和工艺为主题的展览。

图片:重要文化财 十二神像立像(戊神)  

  
历史资料
15展室

东京国立博物馆的收藏品中,除所谓美术工艺品之外还收藏有具有历史意义的各种资料。明治以后,博物馆通过各种途径收集的资料,以及1943年由德川宗敬一并捐赠的收藏品构成。其内容虽然广泛,但江户时代的地图和绘图、拓本、版本、以及明治时代以后制作的摹本占大多数。这些历史资料在馆内展示的机会较少,但通过近年调查研究的进展,其学术价值被重新评价的作品逐渐增加。这间展室通过不同的主题,将历史资料的各个侧面予以介绍。

图片:重要文化财 旧江户城写真帖  

  
民族资料 阿依努·琉球
16展室

阿依努文化源于日本列岛北部阿依努人,是与各地域交流的过程中孕育而出的独特文化。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的资料中有数目庞大的衣服、祭祀道具、生活生产用具、以及武具等。
琉球王国位置于日本列岛的南端,在与中国和日本、朝鲜半岛、东南亚的交易中形成了自己独自的文化。本馆所藏资料包括绘画、文书、生活用具以及老照片等,是在日本最古老的收藏之一。  如能在此体会日本列岛由北到南的阿依努・琉球文化的丰富内涵我们将深感荣幸。

图片:盆  

  
文化财的保护
17展室

博物馆担负有作品的展示活用和有效保护两大使命。本馆为使这两项使命并行且传承后世,基于传统经验和最新的保护科学技术成果,实施有似临床医学之称的临床保护学。第17展室通过修理前后的文物及其与保护和修理相关的工具、设备、材料等来介绍本馆的这些举措。
 

  
近代美术
18展室

日本的近代化可以说是在接受西洋文明后而发展进步的。美术的世界也是受到西洋合理主义的重大撞击后才接受并融入的。明治时代,在希望积极引入西洋技法的人与保守传统技法的人不断争执和相互刺激的同时,美术的革新也在有步骤地实施。这之后的大正时期,出现了更富个性、自由的表现。
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有众多在日本美术的近代化过程中具有重要意义的作品。这间展室将日本美术的近代化进程通过以绘画和雕刻为中心的作品予以介绍。

图片:马